江西科技师范大学
首页 > 热点评说
关注我们
学术桥-订阅号
学术桥-小程序
知网称正在反思!经营模式的破局之路在哪?
知网的经营模式是什么?怎么改?

  近日,有投资者在“上证e互动”平台上给同方股份留言:“请问高校科研机构等知网数据库续订费用为贵司带来多少利润?报价是否合理?近期频繁出现负面舆论事件,若出现大范围抵制,是否对贵司未来经营情况产生不利影响?”

  5月9日,同方股份对此留言进行了回复:“您好!我们已经关注到知网的舆情,知网也在进行反思,并研究进行经营模式优化改善,积极进行整改。知网会将相关整改措施择机向社会公开,并做出回应。感谢您的关注!”

  同方股份近日在该平台上回复另一条留言时表示,知网未来在推动科技创新、做好学术传播、承担社会责任等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据悉,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系在A股上市的同方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

  近日,#知网嫌赔偿金过高上诉被驳回#引发网友热议。在最近的这份回应中,我们注意到知网的解决方法——“经营模式优化改善”,那么,知网的经营模式是什么?怎么改?

  天临四年:知网是什么东西?

  众所周知,知网是一个庞大的知识库,是广大知识分子查询资料,获取学术资源的重要渠道,是每个需要写论文的人必须会用到的一个综合性工具库。

  而让知网成功出圈的,是那个演员。

  2019年2月,翟天临因在直播中回答网友提问时,不知知网为何物,他的博士学位真实性受到质疑。随后,经一系列调查,北京电影学院发布关于“翟天临涉嫌学术不端”等问题的调查进展情况说明,宣布撤销翟天临博士学位,取消其导师博导资格。

  可以说,“不知知网”在一个读过书的人身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根据知网发布的信息,如今知网在高校市场上的占有率是100%,有90%以上的中国学术资源检索和全文下载,都是来自知网。其文献收录总量超过2.8亿篇,硕博士论文量达到300万篇以上。

  大家离不开知网?

  知网作为中国独一无二、一体化、全面整合的学术科研论文平台,已经成为事实上国内学术共同体的基础设施,并且已经成为互联网时代全新的学术分享和交流模式,这是目前国内其他期刊数据库无法比拟的。

  那么,问题出在哪?

  近段时间,中国知网多次登上微博热搜,一是中科院疑似因为千万续订费而决定停用知网;二是中南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及其妻子状告知网维权,法院判赔后,知网曾就赔偿金额过高等问题提起上诉遭驳回。

  近年来,知网已因版权及收费问题多次引发争议,引起众多专家学者以及国内各大媒体口诛笔伐,他们纷纷发声,抨击知网“无本万利”,稿酬过低或干脆无稿酬,却转手以知识付费的名义,在需求者那里赚的盆满钵满。

  问题的重点在哪里?版权。

  知网平台上的学术论文,大多没有得到权利人的直接授权,而是通过与学校和期刊签署合作协议来获得“授权”,而赵德馨案件的判决结果表明——现有法律并不支持知网目前的授权模式。

  也就意味着,这种无成本的授权模式,可能是非法的。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到有许多舆论的声音,“抵制知网”、“赔偿1200亿元”……

  但是,对知网群起而攻之,从知网上分享一定的授权费,或者让知网“关门大吉”,符合每一个权利人乃至整个学术共同体的利益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今天,学术界的各位早已离不开知网。作为一个学者,最大的利益并不是从知网每一笔收入中分享利益,而是通过知网传播,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自己的论文,能够有更多的人引用自己的论文。对于整个学术共同体和国家层面看,也是通过知网能更大程度实现互联网时代学术成果更高效、更广泛的传播、分享和使用,促进整个社会的知识生产和创造。知网本身不仅仅是论文的检索和下载,而已经具备新的价值生成机制。

  知网的问题,恰恰在于其太重要,太有价值,而现在资本逻辑驱动的运作模式已经完全不适合。

  知网该怎么改?

  如上文所述,更好的传播学术成果、利用学术成果创造更大的价值是知网的意义所在。在赵德馨一案中,法院判决100多篇论文的累计赔偿金额70多万元。随之知网上的所有赵德馨文章被下架。

  巨额赔偿+文章的下架显然有悖于知网传播学术的功能,而这也并不是孤例,依据目前的时势风向,可能会有越来越多的作者通过法院向知网索赔。不难想象,日后应该会有一笔接着一笔的赔偿和大批的文章被下架“雪藏”。

  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趋势。当越来越多的文章在苟延残喘的知网中消失,而不忍心浪费高额续订费的部分高校还在使用知网“查重”时,数据不准确带来的学术不端隐患则会愈发明显,从而影响整个学术界的发展。

  既然不能“倒”,那就只能“变”。

  如今的数字时代,社会信息传播机制已发生根本性改变,因而,知识和学术成果的流动与共享也需要根本性的转变。浙大教授方兴东就曾提出,开放存取模式或许能成为知网未来的出路。

  开放存取(或开放获取)是国际学术界、出版界、图书情报界为了推动科研成果利用互联网自由传播而采取的行动。其目的是促进科学及人文信息的广泛交流,促进利用互联网进行科学交流与出版,提升科学研究的公共利用程度、保障科学信息的保存,提高科学研究的效率。

  目前,虽然国内也有人在推动开放存取,但是该模式始终没有成为主流。而知网困境是数字时代的新挑战也是新机遇。在当前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扩张的背景下,我国解决知网困境的时机已经成熟,如果知网能够成为中国科技新一轮开放的契机,成为强大的开放存取的基础设施,将极大激发中国科研的创新活力,开启中国新的科技开放创新之路。

  方兴东指出,知网若要契合民众需求与社会趋势,首先其应该从上市公司剥离或拆分,不能作为一个资本逻辑的盈利性主体存在。另外,知网的基础部分,即论文数据库的检索和下载,不仅仅只面向所有高校免费开放,而且要面向全民免费;知网可以展开相关和适当的增值服务。

  总的来说,回归公益属性,推动开放存取,促进知识共享,才是知网的出路。对此,您有新的见解?欢迎留言补充。

延伸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扫码关注学术桥
关注人才和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