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第七届齐鲁青年论坛诚邀海内外优秀人才
首页 > 学者风采
关注我们
学术桥-订阅号
学术桥-小程序
杨叔子:做工科事、怀人文情的“大先生”
首先要学会做人,同时必须学会做事;以做事体现与升华做人,以做人统率与激活做事。

  11月4日晚,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教育家、机械工程专家、原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杨叔子,因病医治无效,在武汉逝世,享年89岁。

  “做工科事,怀人文情”“老校长千古”“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楷模”……消息传来,这位“大先生”成为几代人共同的怀念。

  “首先要学会做人,同时必须学会做事;以做事体现与升华做人,以做人统率与激活做事。”在《往事钩沉》书中,扉页上便是这句杨叔子亲笔写下的话,也是他一生的写照。

  他带领团队开辟了我国智能制造研究的新领域,是国内智能制造的首倡者;他攻克了钢丝绳断丝定量检测等国际难题,为我国机械工程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率先在理工类院校中倡导加强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办起了文科教育……

  “报国没有本事不行”

  杨叔子的一生成就斐然,却一直保持着谦逊。

  不久前,他对爱人徐辉碧说:“回顾我这一生,在党的培育下,在同志们的帮助下,做了一点工作,我是幸福的。”

  1933年,杨叔子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他的父亲是被誉为“辛亥风云人物”的民主革命先驱杨赓笙。父亲提出的“清廉爱国,师表崇德”的家风庭训,影响了杨叔子一生。

  随着父亲躲避抗日战火的岁月,杨叔子无法进入小学接受正规教育,5岁起便在父亲指导下念古书。9岁踏进学堂,杨叔子已遍读“四书”、《诗经》、《尚书》,唐诗三百首与百篇古文更是烂熟于心。

  1952年,国家百废待兴,怀揣工业报国梦,杨叔子报考了武汉大学机械系。1953年,他转入新成立的华中工学院机械工程系继续学习。

  “我一生的体会就是,学好业务、做好工作、报效祖国,才是最大的德行,报国没有本事不行。”深厚的传统文化教育,从小便在杨叔子心中埋下家国情怀的种子。

  20世纪80年代,杨叔子公派前往美国做访问学者。临近访问期满,他放弃国外优厚待遇拒绝延期,毅然踏上回国的路程。有人问他:“为什么要回国?”杨叔子反问:“为什么不回国?”

  “杨院士是我国机械工程领域公认的学术泰斗,他在国内率先开展智能制造研究,在无损检测、故障诊断、时间序列分析等领域作出了重大贡献,开拓了机械学科新领域新方向。”华中科技大学机械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尹周平说。

  学高为师,德高为范

  杨叔子常说,人生在勤,贵在坚持。在华中科技大学,流传着这样一段故事:为了节约时间,杨叔子全家人一直在学校食堂进餐,未在家中做饭,直到女儿结婚后才有了改变。

  学高为师,德高为范。他还是学生们的良师益友,他的教育思想、科学精神与人文情怀,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学子。

  2022年初,杨叔子将其所获首届国家级教材先进个人奖金22万元捐赠给校教育发展基金会,成立“杨叔子教育基金”,主要用于华中科技大学在校本科生的人才培养。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康宜华回忆起恩师对治学科研的严谨和对青年无私的关怀,仍感慨万分:“杨院士最多时带过20多个学生,学生无论何时把论文交给他修改,第二天一定会收到反馈,并且密密麻麻、圈圈点点地提出修改意见。甚至细微到‘和’和‘与’、‘的’‘地’‘得’等字词的运用,老师都会一一纠正。”

  把科学和人文融合起来

  虽然是理工生,杨叔子却浪漫细腻,热爱文学,常常写诗。他深知,文学对于教育的重要性。

  “大学教育必须把科学和人文融合起来,大学的主旋律是‘育人’,而非‘制器’。”杨叔子的话鞭辟入里。

  “作为一个中国的大学生,英语四级过不了关就不能获得学位证书,这一点我赞成。因为要改革开放,要中外交流。但是汉语错别字一大堆,用词不妥,句子不通,文章不顺,居然可以拿到学位证书。请问杨校长,这应作何解释?”

  时任华中理工大学校长的杨叔子收到一位学生的来信后,又想起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期间,几位美籍华人对他说:“中国大学生,英语很好,专业知识很棒,可是对中国古典文化、民族历史、地理知识知之甚少。”

  这两件事情,引起了杨叔子的深思。于是,他希望通过实行文化素质教育,通过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的有机融合来培养爱国情怀与创新意识兼备的现代大学生。

  “那是我向文学院刘献君老师汇报发展文科的个人想法被杨校长知道后,他打电话约我谈话,主要围绕理工科大学办文科、为什么建议成立文学院这两个问题。”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教授吴廷俊回忆杨叔子对新闻学、对新闻教育的支持,点点滴滴涌上心头。

  在杨叔子的倡导下,学校系列人文讲座开办,一场声势浩大的“人文风暴”由此发端,并迅速影响全国高校。在人文讲座的讲坛上,更是不乏杨叔子的身影与声音,学生们都说:“听杨院士讲座是一种享受。”杨叔子讲话各种用典信手拈来,连珠炮似的说话风格,深受学生们喜爱。

  如今,中国高等教育界传颂着杨叔子的一句名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现代科学,没有先进技术,就是落后,一打就垮;然而,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民族传统,没有人文文化,就会异化,不打自垮。”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在喻家山下,那个科技报国、育人不倦、知行合一的“大先生”,将永驻华中大人的心间。

  (本报记者 夏静 张锐 本报通讯员 高翔 程晓)

延伸阅读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扫码关注学术桥
关注人才和科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