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学术桥-订阅号
学术桥-小程序

张杰谈李政道:他全方面地推动中国科教事业发展

2021-10-11 中国科学网

10月10日,中国物理学会高能物理分会在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举办了“庆贺李政道先生九十五华诞”学术报告会。

  今年11月24日,将是诺奖得主、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李政道先生95岁华诞。10月10日,中国物理学会高能物理分会在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举办了“庆贺李政道先生九十五华诞”学术报告会。会上,被李政道视为“忘年交”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杰,讲述了李政道与中国科学技术发展、中国高等教育发展、中国科技人才培养的故事。

  他要打破不重视基础科学人才培养的状况

  1974年5月,李政道回国访问时,发现中国没有系统的高考,当时大概只有芭蕾舞团是从小培养的。

  “李先生就向毛主席讲,芭蕾舞需要从小培养,人才也需要从小培养。之后,中国科大少年班,就是由此诞生的。”张杰说。

  不过,李政道说:“我建议的实际目的,其实并不是搞什么少年班,而是要打破不重视培养基础科学人才以及其他各类人才的状况,使全国各类人才的培养步入正轨。”

  他把人才培养看得比诺奖成果还重要

  1979年,李政道回国讲学,当时正处改革开放初期,李政道发现,虽然当时已经恢复高考,但是当时中国科技人才仍然奇缺,国家人才培养速度需要更快。要怎样才能加速中国人才培养?

  “所以李先生就建议启动了CUSPEA(中美联合培养物理类研究生计划)项目。”张杰说。“在这件事中,李先生做了大量工作。例如,在他的推动下,CUSPEA的选拔借用了哥伦比亚大学博士资格考试方法,1979年哥伦比亚大学物理系招收研究生考试试卷就是第一届CUSPEA考试的题目。”

  经过十年践履笃行,参与CUSPEA的美国高校有76所,加拿大高校有21所,中国大学、研究机构共95所,6000余名学生参与考试,最终派出915名学生,为中国培养了一批科技英才,也成为中美大学合作交流的重要突破。此后这种合作方式延伸到了生物学科、化学学科等其他领域,促进了中国高层次人才的加速培养。

  李政道说:“我深感CUSPEA有意义、有价值,从某些方面讲,它比我做宇称不守恒还有意义。”

  他提出博士后制度,还操心博士后津贴

  当中国已经能够培养出大学生、硕士生、博士生之后,李政道又想到,中国需要有一个系统化的培养机制。1983年3月,他提出在中国设立博士后科研流动站的初步设想。1985年,中国博士后的制度正式开始。

  “李先生不光提出建议,还有帮助落实。怎么招博士后,需要给多少津贴,需要博士后公寓,博士后的太太或先生要一起来……所有这些事他都想到了。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会的会徽也是李先生亲自设计的。”张杰说。

  他推动中国科研有序发展

  在中国有了基础科学人才以后,李政道又开始思考,中国的科学研究怎样才能加速发展?

  于是,李政道提出,中国要想形成一个好的科研环境,需要自然有序的基金,并在1985年7月3日和12日,两次致信邓小平,建议设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1986年2月14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成立,李政道担任名誉顾问。自然科学基金使得中国的基础研究有了长足的发展。

  1986年,李政道还向中国科学院时任院长周光召先生讨论提出设想——在中国设立高等科学技术中心。他说:“我们要建立强有力的基础科学的基础,我们要建立从这儿发展高科技的基地,我们要从高科技的发展建立20世纪及21世纪的物质文明。”

  他捐钱、捐物、送房子

  1998年1月23日,李政道用私人积蓄,设立了“秦惠(竹字头加君)李政道中国大学生见习进修基金”,简称“(竹字头加君)政基金”,用来纪念李先生的夫人秦惠(竹字头加君),参与的大学有北京大学、复旦大学、苏州大学、兰州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以下简称上海交大)以及台湾的新竹清华大学。

  张杰介绍,到2018年,该基金培养了(竹字头加君)政学者4070人,其中女性学者2228人,占比55%。

  2006年10月27日,张杰出任上海交大校长一职。“在我去上海交大之前,李先生跟我讲‘交大理科还很弱,我来帮助你们一起来发展’。”张杰回忆。

  2009年5月,李先生应张杰之邀到上海交大访问。在此期间,他向张杰表达了捐赠意愿,提出将各类文献手稿、诺贝尔奖章、艺术作品都捐给上海交大,后来又提出,要将他在上海宛平路房产等也捐给上海交大,希望这些东西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2011年6月,张杰代表上海交大向国家提议建造李政道图书馆,弘扬科学精神,并得到批复同意。张杰介绍,现在图书馆里面一共有8.6万件馆藏,包括论文、手稿、讲义、图书等13大种类。

  他与后辈亦师亦友

  被李政道视为“忘年交”的张杰与李政道有很多有趣的故事。

  “从1979年到2017年,李先生一直推动中美高能物理合作。我是在2003年到2006年期间担任中美高能物理合作的中方牵头人,这段时间李先生在各方面给了我很多指导。”张杰说。

  令张杰至今铭记的一件事是,2004年,中美高能物理合作的庆祝会议要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以酒会形式庆祝,张杰做主持人。但是,由于从来没有主持过国际酒会,张杰心里有些打鼓。

  “李先生整整用了一个下午,告诉我红酒杯该怎么端,还纠正我的习惯,比方说我们中国人喜欢鞠躬,他告诉我跟西方人交流的时候要用西方的方式交流。”张杰说。

  他依然关注中国科技的未来

  在李政道图书馆建成时,李政道在与张杰聊天,提到中国将来还是应该对世界的科学进步做出大的贡献,希望在中国成立类似于玻尔研究所那样的世界顶级研究所,吸引世界上的最顶尖的科学家,历练一批属于中国自己的顶级科学家,推动物理学、天文学和交叉学科研究。

  李政道的这一想法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目前,李政道研究所正在建设之中,李政道研究所的建设目标是建成世界知名的重大原始创新策源地,全球向往的顶尖科学精英聚集地,面向未来的中国青年才俊历练地。

  “我国从恢复高考到2018年,中国高等教育在校学生人数增长了142倍,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283倍,核心论文数增长了1824倍,今天我们在一起庆祝李先生的95岁华诞,我想我们更应该真正领会到李先生对中国科教事业的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的博大胸怀。”张杰说。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