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陕西科技大学校长姚书志教授

2017-01-22 

  (陕西科技大学校长访谈实录) 

  陈志文:您做校长一年多了,又做副校长十来年,您对陕西科技大学未来发展有什么样的一个考虑或者愿景?

  校长:我们学校的“十三五”规划已经做好了,就是要把学校建成一个国内知名、特色鲜明的高水平教学研究型大学,这就是我们的愿景。如果说“国际知名”高校可能我们达不到;但是,如果仅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高校,我想我们建校58年来的所有教职员工也不会答应。另外,我们是西部基础能力建设高校,这是国家对我们的一个要求;我们是陕西省的高水平建设大学,陕西省对我们也有要求。我们提出这个目标或愿景的时候,有些教师觉得我定高了,也有教师觉得我们定低了。但是我觉得,以我们现有的状况和58年的积淀,用5-10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个目标还是合适的。

  陈志文:我注意到你的经历,你实际上是从政府然后到学校。在政府的角色里我特别注意到你做过规划和高教,也就是你从行政管理的角度再到学校,会让你对学校的理解、高校的理解,包含高校管理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所以你一开始讲了很多,和其他学校校长不一样,就是似乎你是消极的,为什么是消极的,因为你是冷静的,包括对自己的发展定位也是冷静的。我想问一下,从官员到校长,你觉得这个角色转换里边最大的区别、感受是什么?

  校长:其实最早我也在学校工作过。我从西安交大毕业后便留校工作,待了十年。后来到了省教育厅,主要从事高等教育行政管理工作。对于高校而言,其实在《党章》中间,就把高校规定为基层组织。对这个基层来说,有许多面对面的问题你需要处理。我觉得最大的区别在于,行政机关主要是制定政策,解决一些具体的问题不是它的职责。机关当然也有个政策的科学性、覆盖面的问题。但学校相对于行政,头绪要复杂得多,尽管我们也制定政策,整体而言属于执行层面的政策,学校政策就是要非常地注意每一个教职工的感受。因为如果考虑不到教职工的切身感受,或者说如果某个问题处理不当,或者是一些问题没有考虑仔细的话,就容易引发矛盾。所以说两个单位可能对人的素质要求还是有差别的。高校校长负的是一个非常全面的责任,这可能也是中国校长和外国的校长的不同之处,因为中国校长承担的是无限责任。

  陈志文:这就涉及到一个我们的校长怎么定位的问题。我一直反对一个有很多专家讲的观点,教授治校之类的,我觉得这个话一定要有限度的提。不要讲美国是这样,我们就这样,这是两回事。更何况美国不是这样。我到现在还记得20多年前我问田长霖从一个教授到伯克利校长之间的区别,他就跟我讲了一个字:“钱”。因为他做校长了,他要负责给学校筹钱,不是我们大家想的美国就是教授治校,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校长是一个很复杂的一个角色。

  校长:在国外他可能有筹钱的责任,但在国内的校长要处理的不仅仅是钱,既要管经济,也要管政治,还要涉及文化等方面问题。比如说我们现在引进人才的时候,有些比较高水平的人才就有家属问题需要学校来解决,像孩子上学之类的事情,都需要我们面对和解决。比如说,像我们这样的新校区,就有很多“农扰”需要协调。再比如说,某个学生因心理问题出走了,家长来找学校,我们就要妥善处理。这些问题在国外是不可想象的,可以说我们承担了无限的责任。我们承担了高校四大职能之外的很多任务,这些都需要理顺、摆平。否则,你就不能给教师创造一个良好的教书育人环境,就不能给学生创造一个安心、和谐的学习环境。

  陈志文:你刚才用了很有意思的一个词,叫“摆平”,必须去摆平。其实你原来的经历给你做校长带来了什么样的不一样的东西?你这个校长完全和那些从教授成长为校长的人是不一样的,你觉得给你带来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校长:不见得不一样吧。就自己谈自己,我觉得过去的工作经历给了我一个宏观的视野,在进行人才方面的改革时,除了学校层面以外我会更宏观地放在陕西省,放在全国的这个角度来看我这个改革是否合适;在制定学校事业发展规划的时候,不会专门去“求全求大”,比如说我们学校的本科招生计划,2012年是5700人,2016年已经减到4600人。

  陈志文:了不得。“985”学校是这样做的,地方院校很少这么干,因为减学生就等于减经费。

  校长:我就觉得应当从更宏观的视野来看问题。高等学校究竟是干什么的?培养人才是我们的根本任务,我们究竟完成得怎么样?我们有没有那么多教学资源和师资保证我们能按照国家的要求,完成可靠接班人和合格建设者的培养任务?我们如果不能够完成这个任务,我当这个校长就觉得问心有愧,愧对国家的托付,愧对学生以及家长的信任。

  陈志文:你是站在陕西的高校以及学科发展的大环境下,去思考学校的各种规划、定位包含政策,确定自己的方向,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校长:我主要是从自己的角度,来尽一个共产党员的职责。

  陈志文:从你个人来讲,作副校长十年,当校长一年多,你简单评价一下自己这个校长做得怎么样?

  校长:我曾经给省委汇报,也给我们学校的同志讲,我不对自己作干得好坏这种价值评价,是非自有后人评说。但是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我是一个很尽职的校长,一个很投入的校长。

  陈志文:我印象很深的有一点,你们把招生计划从5700降了1100,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地方院校主动这么大幅度降,一般以前我听别人讲的都是“985”学校在这样做。那么,你认为你给学校做的比较骄傲的事情是什么?

  校长:我还是想要给学校树立一个理念,就是以学科建设为龙头的理念,从我上任的第一天就在全校大会上这么讲。经过一年的努力,当然中间有全国学科评估这个契机,现在学校的教师起码已经知道学科建设是什么,为什么要搞学科建设,怎么来搞学科建设。对于我们这一类省属高水平大学,要把学科建设搞上去有着非常漫长的过程,绝非一朝一夕之功。但是只要大家有这种自觉性,只要上下一致,肯定就会搞好的。其实以学科建设为龙头在“985”学校已经不是问题,但是在我们这一类学校还有一个统一思想的问题。

  陈志文:有什么遗憾?

  校长:遗憾是我的性子还是比较急,有时候比如说和同事,和我的下级会发脾气。我在去年年终的党内“民主生活会”上作了自我批评,归根结底还是党性修养不够的问题。本来可以采取更好的、更平和的方式来解决,但自己如果急躁的话马上就会拍桌子,有些问题还是处理得比较生硬。我们现在改革的幅度很大,但是改革就是利益调整,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准备好自己某一方面受损失或做出牺牲,是需要我们认真考虑的。所以说,改革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稳定的程度之间关系的把握,对于国家是一个很高的学问,对我们学校也是个很高的学问。

  陈志文:姚校长是我见过的校长里比较特别的一位,特别的经历让他视野很开阔,也非常的务实,对学校的发展有一个清醒和清楚的定位。那么希望陕西科技大学在这种清醒和清楚的定位下,借着“双一流”的东风实现自己的发展目标,创造出新的成绩。谢谢大家!

  校长:谢谢!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高校高层次人才招聘学科专场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注微博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加入学术桥博士联盟
加入学术桥博士联盟


扫描关注学术桥微信账号
扫描关注微信

Service
2017高校海外人才招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