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陕西科技大学校长姚书志教授

2017-01-22 

  (陕西科技大学校长访谈实录)

  

  陈志文:你现在对学校的长远发展有什么样的思考?

  校长:学校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我们还是要围绕着自己原有的特色继续往前发展。我们需要在优势学科积聚更多的人才,从海内外引进更多的人才。我们经常讲,学科建设要凝练方向,凝练方向就是要在我们的优势学科上凝练,要在现有基础上拔高,解决的是提升质量的问题。但是另外一个方面,如果某一个学科方向我们不具有优势,凝练不出一个好的方向,可不可以通过引进人才,来发展一个方向?整体发展水平相对比较弱的学科,能不能引进更高水平的人才,比如说引进一个院士,院士本身就能带领并发展一个学科方向。我们除了在原有的基础上凝练学科方向以外,在引进高水平人才的基础上,可以再建设一些新的优势学科。但是,我们整体还是需要围绕原来50多年建设的优势学科往外延伸,不能加以泛化,不能如你说的“野蛮生长”。轻工行业其实是一个很中国化或者是计划经济的概念,本身就是短缺经济的产物。在世界上除了原苏联,其他国家没有轻工学科这个概念。现在成为过剩经济以后,轻工有什么新的内涵,也是我们需要研究的。不过,同一个学科名称,我们学科的聚焦点和清华的聚焦点,和交大的聚焦点就会不同。比如说,材料学本身是个非常大的学科,有金属、非金属、无机非金属等各种材料,我们的材料学科就围绕轻工行业,也就是我们开创的玻璃、陶瓷等方向。传统的玻璃和陶瓷工艺已经非常成熟了,我们现在应该沿着这传统的优势方向进一步发展高精尖的技术。

  陈志文:这就是我想问的,比如说我今天看了学校的一些实验室,看到造纸的时候,我就在想,纸原来是很重要的发明,是生产和传播知识的重要载体。但是互联网时代信息技术这么发达的情况下,用得越来越少。这使我们想到,柯达发明了数码相机埋葬了自己,不是胶卷不够而是不需要,对吧?不过纸永远会需要,但需求量会下降,那么这个学科又怎么去发展?

  校长:目前的制浆造纸所使用的原材料主要是木材或者草等生物质材料,生物质材料除了造纸还能在哪些方面应用拓展?比如说,现在国际上在生物质材料方面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怎么样实现生物质向新能源高效率转化的问题。我们最近从加拿大请来一个院士,这位院士主要就是研究生物质材料向新能源转化问题的。像石油、煤炭这种化石能源的使用造成严重环境污染的情况下,怎么样用另外一种新的清洁能源替代这种传统能源,很可能是我们人类长期发展需要面临和解决的一个很重要的、很关键的问题。我们在这方面研究正在转型,我们也在试图超越传统轻工,请国外的专家和我们自己的专家一块来进行探索。

  陈志文:实际这既是危机又是机会。

  校长:危机嘛,就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陈志文:那么除此之外,我们自己的研究还有没有一些新的方向?

  校长:当然还有。比如说我们现在在造纸新材料的开发这一方面也有突破。最近我们学校有一个专家在研究“石头纸”,就是在原来生物质材料造纸的技术基础上,使用非生物质材料,比如说石头,来造纸,解决环境污染或者资源枯竭等方面的问题。这些研究都是新的生长点,我们就是需要在原来的老学科整合重建的基础上,寻找、探索新的生长点,去引领整个轻工行业发展的新方向。

  陈志文:在学校突出自己优势或者长项的方面,你们目前计划突出哪几项或者哪几个学科方向?

  校长:我们“轻工技术与工程”这个学科目前在全国排位处在第五、第六,应该还是比较靠前的学科,肯定要积极支持。另外像我们的“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科,和更多大学的材料学科,比如说交大的金属材料这些都不一样,我们主要是在传统的玻璃和陶瓷的基础上来延伸、发展。比如说超导就是用陶瓷,我们在低温状态下研究这个材料。另外,我们学校主要是轻工或者叫作轻化工,主要是以“化学工程与技术”为基础的,像“材料学”和“轻工技术与工程”都是以“化学工程与技术”为基础和支撑的。我们现在的“化学工程与技术”在全国的排位也在前30%左右,也是要大力支持的。除了这些传统的优势学科以外,我们现在还积极支持如“环境科学与工程”和“食品科学与生物工程”这些能为地方经济重大战略服务的专业和学科,并且也已经积累了一定的基础。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高校高层次人才招聘学科专场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注微博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加入学术桥博士联盟
加入学术桥博士联盟


扫描关注学术桥微信账号
扫描关注微信

Service
2017高校海外人才招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