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例干细胞干预卵巢早衰患者诞下一子

2018-01-16 科学网

  “三九”未出,南京城内的积雪还没化净,南京鼓楼医院112病区的产房内外却暖意融融。1月12日9时19分,随着一名健康宝宝的诞生,一项倾注了科研与临床两大团队心血的项目终于迎来突破性进展。

  “这可是一名极珍贵的宝宝。”南京鼓楼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医师孙海翔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与一般的新生儿不同,这名宝宝的母亲方女士曾被诊断为卵巢早衰。而方女士卵巢功能恢复、成功受孕,是孙海翔团队与中科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研究员戴建武团队通力合作的成果。

  唤醒“沉睡”的卵巢

  卵巢早衰可导致女性在40岁之前就出现闭经、雌激素水平降低等症状。我国超过4000万不孕不育人口中,由卵巢因素引起的不孕,占到女性不孕的12%~25%。由于无法用一般的雌孕激素替代治疗治愈,患者自然妊娠概率极小,卵巢早衰也因此被视为导致不孕的“不治之症”。

  为帮助患者恢复卵泡活动,从而实现自然怀孕,早在2009年,南京鼓楼医院就开始制备卵巢早衰动物模型。2015年,经过医院伦理审查和国家卫计委备案,孙海翔与戴建武团队正式在世界范围内率先开展了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卵巢内移植治疗卵巢早衰的临床研究。直到2018年1月首位患者产下健康宝宝,这项研究已经开展了9年。

  为唤醒“沉睡”的卵巢,研究团队将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和可降解的胶原支架“强强联合”。一方面,脐带间充质干细胞能够通过磷酸化卵泡发育的关键分子加速激活原始卵泡,起到修复卵巢的作用。另一方面,可注射、可降解的胶原支架能够帮助干细胞附着于卵巢,并进行定植、分化,让干细胞更好地发挥修复作用。

  这种支架是“因人而异”的。戴建武说,胶原蛋白是人体体内含有的成分,可以根据不同组织器官的特性制备为不同形状和力学强度的生物支架。胶原支架的降解与所在组织的再生同步,根据患者卵巢的情况,降解速度各不相同。

  妙手回春

  2015年12月,辗转全国多地求医问诊的方女士来到鼓楼医院生殖医学中心,抱着“最后一搏”的心态,以受试者的身份进入了项目组,接受了临床团队实施的干细胞卵巢内移植手术。

  2017年5月,在接受第三次移植手术后,方女士终于成功受孕,成为项目组中首位顺利诞下健康宝宝的患者。

  “小朋友长得很漂亮,干干净净,第一声啼哭也非常响亮”。南京鼓楼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主任医师、此次剖腹产手术的主刀医生王志群说,为了能让妈妈听到宝宝第一声哭声,医院决定对方女士进行半麻醉,“这样在第一时间医生可以和妈妈报告成功的喜悦,对妈妈来说也是非常好的感受”。

  婴儿出生后,团队还将密切保持关注。“我们从胚胎、胎盘分析就开始追踪,一直到后续的婴幼儿早期发育过程有什么不一样、人为激活卵泡对发育有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对胎盘的分析结果很快就会出来。”孙海翔说。

  科研+临床:让干细胞“活”起来

  此前,在中科院“干细胞与再生医学研究”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的支持下,戴建武团队和鼓楼医院已合作多年,在子宫内膜再生、脊髓神经再生等临床研究上取得过重大突破。

  但干细胞在临床上的应用及推广,仍需脚踏实地。戴建武提到,由于干细胞是“活的东西”,因此针对干细胞的临床应用需要经过大量前期研究,在培养制备、保存运输方面都需要严格遵循相关国家标准。

  方女士及项目组内其他接受干细胞卵巢内移植手术的患者,脐带间充质干细胞均由鼓楼医院GMP级临床干细胞室制备,经过了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认证,为项目展开后续研究乃至推广打下牢固基础。

  许多参与到项目的医护人员认为,此次项目的成功,这得益于科研与临床团队的共同配合。正如鼓楼医院主任医师胡娅莉所说的那样,科研和一线医务人员通力合作,双方会有长足的进步。“有了科研人员的介入,才能填补临床医生的知识;有医生的参与,才能把最新的研究成果转化成能让老百姓受益的东西”。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高校高层次人才招聘学科专场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注微博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加入学术桥博士联盟
加入学术桥博士联盟


扫描关注学术桥微信账号
扫描关注微信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