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他人论文骗取省级科技奖 官方:顶格处罚

2019-01-15 科技日报

  11日下午,浙江省科技厅发出通告,撤销了授予浙江省慈溪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范飞能等人的省级自然科学奖。通告指出,范飞能伪造他人签名和单位盖章,严重违背了科研诚信要求。

  浙江省龙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退休工作人员王淼若等来了他期待中的结果。之前,王淼若实名举报范飞能剽窃其团队科研成果,并以此成果获得了2017年浙江省自然科学奖三等奖。

  王淼若不明白的是,一篇与范飞能无关的、没有其署名的论文,怎么就成了他获奖的“垫脚石”,还顺利通过了重重审核?

  11日,浙江省科技厅党组书记何杏仁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对违反科研诚信的行为,科技厅一向态度明确,“我们也将以此事为契机,加强科研诚信教育。”

  一次获奖人不知情的获奖

  范飞能获奖的项目,叫“流行性出血热病原——汉坦病毒生态与分子流行病学应用。”

  在慈溪政府网的报道中,这是“由我市单位独立完成的唯一一个省级自然科学奖项”。报道指出,该研究表明蝙蝠是汉坦病毒的宿主,研究成果填补了病毒进化的部分空缺。

  这些用词让王淼若觉得眼熟——因为,2013年,正是他所在的研究团队在国际上首次报道了蝙蝠是汉坦病毒宿主。该成果以封面论文形式发表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PLOS Pathogens》上。

  这篇论文,由来自中国疾控中心、浙江省温州市疾控中心和浙江省龙泉市疾控中心等多家单位的多位研究人员共同完成。在论文作者与致谢名单中,均没有范飞能等人及其单位。

  该论文通讯作者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张永振,他也是整个项目的负责人。

  根据浙江省科技厅的公示信息,范飞能获奖项目的主要完成人有5位,前4位均是慈溪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最后一位,则是张永振。

  但张永振记得,自己向范飞能明确表达过,不同意其报奖。

  张永振向科技日报记者介绍,为研究汉坦病毒,他们这几年在浙江设置了一些合作点。范飞能是慈溪市疾控中心一个科室的负责人,主要做些现场工作,采集老鼠等小动物,没有蝙蝠。新汉坦病毒是在浙江龙泉发现的,该病毒及报奖材料中其他成果的核心工作都是在北京的实验室完成的。可以说,蝙蝠汉坦病毒论文中的成果,“和范飞能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2017年4月,范飞能给张永振发了条短信,告诉他自己要报奖,所有材料已经提交,报奖流程走到了最后一步,问张永振要身份证号和签名。“我都不知道他们报的奖是什么,我怎么可能同意。”张永振拒绝了范飞能的要求,没有提供任何相关材料。

  原以为此事就此作罢,直到2018年6月底,张永振在网上看到了对慈溪市疾控中心获奖一事的报道。再一查,这获奖名单里,还有自己的名字。

  “他把龙泉和温州的工作算作自己的成绩,又把我的名字也报了上去。”张永振有些无奈,“核心工作在我这做的,他要报奖,放了我的名字,至少也得经过我的同意啊。”

  10日,记者联系上范飞能,其以领导有规定为由,拒绝了采访。

  科技厅:将以此作为科研诚信建设典型案例

  知道范飞能靠着不属于他的成果获奖后,王淼若和温州市疾控中心研究人员林献丹联系上他,要求其自行到科技部门撤奖。

  根据范飞能和林献丹的聊天记录,范飞能无意撤奖。他说:“如果你们明年报奖,我会全力配合你们,毕竟我报过一次奖。另外经济上有什么要求或补偿,您尽管提。”之后,他又做出承诺:“省科技进步奖申报应用证明,宁波地区我也尽量帮您搞定。”

  范飞能也承认,报奖未征得张永振同意。他的补偿是——“我准备给张老师寄一万元去。”

  “他完全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看到这个解决方案,张永振哭笑不得。范飞能曾试图来北京找张永振说情。张永振当时在短信中回复:你不要一错再错,好自为之。并且,打了12个感叹号。

  见范飞能不愿自行撤奖,从去年7月开始,王淼若和林献丹通过各种官方途径向慈溪市和浙江省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

  何杏仁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7月,她接到举报线索后,“当场就指示成立专项小组,彻查此事。一旦核实,要严肃处理,作为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典型案例”。

  浙江省科技厅先指示宁波市科技局展开调查;调查结果出炉后,科技厅派出复核小组进行复核;11月,复核小组提交调查报告;12月4日,经科技厅党组会讨论,依法依规做出了相关处罚决定。

  “我们绝不含糊。”何杏仁强调,“对违反科研诚信的行为,我们一定会追责。”此次,范飞能在遭到撤奖的同时,也被列入科研诚信黑名单,5年内不得申报国家和省级各类科技计划、担任科技评审评估专家、被推荐(提名)为科学技术奖励候选人……“我们按照法律规定做出了顶格处罚。”

  但是,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造假材料究竟是如何蒙混过关的?

  何杏仁坦言,这件事也提醒他们,需要对评奖流程进行反思和梳理。“我们也正在调查。评奖流程中存在漏洞的地方要坚决改掉;若存在主观失职,相关责任人也会被严肃处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20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