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网被指垄断,学术界怎么看

2019-02-20 科技日报

  翟天临在直播中的一句“知网是什么东西啊”,推倒了“学术打假”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也让知网被裹进了这场“开年大戏”。围绕知网垄断所展开的持续多年的质疑,也再次成为公众话题。

  知网全称为“中国知网”,是我国最大的文献数据库,其收录的文献总量超过2亿篇。可以说,只要用中文做学术,你就绕不开知网。

  18日,浙江工商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网络新媒体(编辑出版)系主任沈珉在有问APP主办的论坛上坦言,从高校图书馆和学术期刊的反馈来看,知网的垄断是不争的事实。“我们并不关注垄断本身,更关注垄断对于知识服务的影响。”

  知网的性质决定其具有一定垄断地位

  有媒体发现,根据知网母公司同方股份公布的2018年半年度财报,知网毛利率高达58.83%。

  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倪静说,知网的服务几乎年年都在涨价,但大多数图书馆仍选择继续使用,用户的议价能力非常弱。“这说明,知网具有较强的控制相关市场的能力。”

  其透露,知网收录文章时,若直接从原作者处收录优秀硕士学位论文,知网仅支付数十元人民币的现金稿酬或其发行的阅读卡。知网提供的论文下载服务帮助其获取巨额利润,但文章真正的作者不能从中拿到分毫,而且,作者从知网下载自己的文章时,还需继续付费。“我认为这也损害了文章作者的权利。”

  知网是我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的一部分。其前身为中国期刊网,建设本身得到了教育部、科技部等多个国家部委的支持。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张鹏说,知网的性质决定了其具有一定的市场垄断地位。既然是国家知识基础数据库,知网承担着将文献资料予以数据化的重任,获得一定的政策便利,具有合理性。

  “但对于知网的垄断性市场地位,国家应当给予强有力的干预和调节,知网也应当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从知识共享、数据库构建的角度来说,要求数据库收录期刊发表的论文,有其正当性。但是,数据库对作者没有或只支付极少版税,是否合理?数据库对外提供查询下载服务时,价格虚高,是否恰当?“而且,作为公共企业,知网也应该主动提高它的社会服务水平。”张鹏说。

  国家应规范商业数据库行为

  在国外,国际学术出版集团曾因高价遭到科学共同体抗议,在国内,知网也因“让图书馆买不起”而遭到诟病。当商业化运作为学术的正常传播筑起高墙,沈珉表示,政府应该有所作为。

  受访专家大多认为,对于学术数据库,国家该管。但怎么管,也是个问题。

  直接管制价格,就不太合理。

  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崔国斌指出,在没有竞争性产品存在的情况下,判定一个数据库使用许可的合理价格,有巨大信息成本,非常困难。“我个人更倾向于规制数据库的其他行为,而非直接管制价格。”

  比如,限制具有支配地位的数据库获得学术论文的独家使用权,限制数据库不合理地歧视不同使用者,强制规范作者稿酬的分配机制等。

  沈珉指出,应该扩大学术资源的免费使用范围,降低学术研究门槛;也应提升学术期刊网络发表的认可度,拓宽学术交流的平台。

  目前,在人文社科和自然科学领域,我国均有论文的开放获取平台。

  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宋晓亭则建议,可以两条腿走路:在大力发展数据库的同时,也应重视数据库相关的法律法规建设;还可考虑将数据库分为国家数据库(免费)和商业数据库(收费)来分类进行管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微信订阅号

微信服务号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20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