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全球科学大游行:远非街头抗议般简单

2018-04-17 中国科学报

  科学游行已经成熟。它甚至已经超越了自己的名字。

  去年开始的针对新当选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及其政策的原始呐喊表现出成为运动的迹象。今年,第二次世界范围内的游行时间为4月14日,只有更少的地方和更少的人群参与。但将一天的草根群众抗议转变为持续的全球支持科学的表达,热情仍在继续。

  例如,整体的协调机构已进一步发展并使其活动多样化。目前,其邮件列表中有23万人会定期收到请求,就及时话题签署给立法者的在线请愿书;例如,最近的一封信敦促国会支持对枪支暴力的研究。参与者还会参加“科学投票”活动,该活动每个月都会强调一个不同的问题,比如上个月是农业问题,这个月是环境问题,下个月是健康问题等,最后以“询问”当选官员结束。

  这并非全部。今年7月,数百名活动人士将齐聚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参加为期3天的“峰会”,学习社区组织和沟通技巧,了解其他城市的项目,并招募志愿者。到5月底,该组织希望能开展第一轮社区拨款和小奖励,为在世界各地由其附属组织发起的一些基层项目播种。这笔拨款的初始资金来自于《科学而非沉默:科学游行行动声音》一书的销售,这是一本记录2017年3月前所未有的游行的纪念品。

  “去年的目标是让人们支持科学,”科学游行发起人之一、整体组织临时执行主任Caroline Weinberg说,“今年,我们试图强调直接宣传。”

  去年,全世界超过100万人在大约450个城市上街游行,组织者对这一规模感到震惊。没有人指望今年的活动能与去年相媲美,组织者们也在避免过度炒作华盛顿特区3月的主要游行。

  即便如此,仍将有超过200个城市游行,约有1/4在美国之外。一些国家,特别是墨西哥,认为游行是聚集公众支持,从而加强科学界和提升科学对社会价值的最好方式。

  灵活的纽带

  从2017年1月开始,Weinberg见证了科学游行从一个特别的、全部由志愿者构成的组织成长为一个拥有分散在美国各地的有10名需支付薪酬的员工的国际组织。(其中,美国科学促进会是主要赞助者。)各项决定由这些员工和世界各地卫星组织代表构成的10人委员会决定。

  成为分会将反映最密切的联系,并提供最大限度的获取资源的途径。与此相对,“没有合同”的身份可让当地群体使用科学游行的标志,并在不需要遵守该组织政策和惯例的情况下利用其资源。Weinberg介绍,第三种选择是成为附属机构,“这介于上面两种情况之间”。她补充说,该组织正在积极招募一名永久性的领导人,但目前尚未计划在任何地方设立办公总部。

  本地的发展

  许多卫星组织已经超越了它们在游行序幕刚刚拉开时所扮演的角色。一些组织利用去年游行的持续热情和盈余捐款,创建了非营利性组织,这些组织在其社区中已成为全年的科学倡导者。

  考虑到11月的全国大选,许多美国团体表示,选举更多科学友好的候选人到地方、各州和联邦办公室是一项优先任务。该活动共同负责人、当地一家生物技术公司Inova诊断公司的化学家Navid Zohoury说,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迭戈市,游行组织者收到了“来自3个不同团体要求设立选民登记站的请求,我们对他们的回复都是‘是’”。“对我们来说,今年选民登记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这次游行仅是由新的非营利性组织“科学圣迭戈”所组织的若干活动中的一项,这一组织是从去年的游行中发展起来的。该组织还在促进“两名科学家走进酒吧”的活动,其中两名科学家会结对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到25个酒吧与顾客交谈,讨论他们的每个想法。

  “我们正在尝试让科学不再神秘。”Zohoury补充说,他和其他科学家为这次活动所穿的衣服上标明“我是一名科学家。问我任何事情”。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场白。“两名科学家”活动在3年前由该市舰队科学中心开始,或将发展为一个全国性的活动。

  复杂的全球图景

  欧洲组织者也预计游行会变得更少,一些国家可能不会有任何游行。原因有很多个。

  “到处都是假新闻、糟糕的预算、社会认可度低,这一切让人精疲力尽。”法国雷恩大学生物学专业研究生Léa Verdière说,他带领的团队计划在那里进行3个小时的游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些也是我们游行的原因。”

  在布鲁塞尔,国家和欧盟科学组织之间的长期紧张关系阻碍了今年的游行计划。“我们发现许多群体参加科学游行有着完全不同的原因,它们并非全部都可以共存。”传播专员、科学游行布鲁塞尔团队主席Charlotte Thorley说,“由于我们现在的处境,我们究竟是为欧洲游行还是为比利时游行也存在分歧,即便在比利时国内,也存在着我们是为佛兰德斯还是瓦隆尼亚游行的问题。”

  澳大利亚的组织者预计,当地的游行人数可能会达到与去年一样的水平。由于组织者呼吁更多走上街头的机会,一些城市将迎来其首次科学游行。在墨西哥,组织者希望日期增长的热情会有助于凸显该国高校科学家所面临的问题,他们预计,今年至少有14个城市会进行科学游行,比2017年的12个城市有所增加。

  过渡中的游行

  然而,其他地方的当地组织者意识到,游行或不再能捕捉到他们想要传递的所有支持科学的信息。

  亚拉巴马州莫比尔市科学游行组织主席Angela Jordan说,我们“可能正处于过渡时期”。“去年,我们开展了游行,听取了演讲者的报告。”南亚拉巴马大学研究发展协调员Jordan说,“今年,我们希望它更像一个科学节”,有与公众进行的互动活动,还有赢得学生科学展览项目的海报作为集会的补充。

  Thorley指出,“游行需要反对一些东西”,美国科学机构削减经费的威胁、对流动性的限制以及钳制政府科学家的企图都提供了激发美国人热情的许多引子。“而在欧盟,我们没有这些情况。布鲁塞尔组织将进行一次关于证据价值和国际合作的3小时活动,而不是游行或集会。”

  并非地球日

  科学游行日益成熟的另一个迹象是它决定不在“地球日”举行游行,今年的“地球日”为4月22日。“地球日是一个非常具有影响力的活动,我们认为应该让它独立进行。”Weinberg 说。

  去年的美国全国游行有很强的环保气息,包括1970年第一个地球日的主要组织者Dennis Hayes的主旨演讲。今年的演讲者则包括海洋学家和气候倡导者David Titley、舞蹈家和化学家Crystal Dilworth、天文学家Hakeem Oluseyi以及健康与社会政策领域的教授Susan Sorenson。

  在演讲结束后,科学游行还会持续很长时间。加州旧金山的一名工作人员、该计划领导者Stephanie Fine Sasse说,今年7月,“科学游行峰会”将是一场“有关技能建设”的活动,目的是拓展、组织和倡议等。她希望参与者“离开会议时能够感觉到他们可以做一些以前做不到的事情”。

  Fine Sasse还在协调该组织的第一批社区赠款,总额达1万美元。她希望更多的筹款活动能让赠款项目得到发展。

  无论未来如何,科学游行的领导人都认为它的名字将继续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可能成为一个比喻说法。”Fine Sasse说,“但就目前而言,科学游行是作为一种品牌工具和一种获得可见性的方式达到其目的的。”(晋楠编译)

  《中国科学报》 (2018-04-17 第3版 国际)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如果作者不希望被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高校高层次人才招聘学科专场

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

关注微博 关于学术桥 | 联系我们 | 一对一服务平台

京ICP备12045350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902063号

中国教育在线旗下网站 © 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加入学术桥博士联盟
加入学术桥博士联盟


扫描关注学术桥微信账号
扫描关注微信

Service